九鸦

【百日贺顶红(84/100)】24小时书店不能拒绝我,你也不能。

————————
*迟到这么久才发出来的高考作文,爆字数到不及格
*山东卷:24小时书店不驱赶任何人,包括变态跟踪狂(伪
*炸贱出没,有私设,ooc
*笔力一如既往的弱鸡,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感谢食用v
———————

“拾久书店作为当地私营正统书店,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开始实行24小时经营策略,并且无条件接收所有上门顾客。不管你是夜读市民,女大学生,还是无家可回的流浪汉,不管是白天,晚上,还是空虚寂寞冷的深夜十二点,你都能在任意时间段踏入拾久书店的大门,并且享受到无差别的顾客服务。”

而莫关山恰巧应聘到了拾久书店的夜班店员职位。

入职合同到手的时候,莫关山对这份工作是非常非常满意的。夜班时间避过了所有人流高峰,客流量相当稀少,而且又是特殊时间段,上门的顾客并不难缠,大多都会安静的在角落里看书。就算顾客睡在店里,也不需要莫关山多做什么,店里有专门睡觉用的软垫,再加上书店的不驱逐政策,一整晚的工作基本就只是偶尔收收钱和打扫一次卫生。

除了黑白颠倒的作息时间以外,这份工作可以说是相当完美。

……当然,以上都是假的。

实际上,上班不过一周,莫关山本月的奖金就已经差不多被扣光光了。

——【员工莫关山上班第一周奖惩明细】——

【6.6】上班时间睡觉  -100

【6.7】被买书的顾客投诉:长相太凶  -50

(莫关山os:我长什么样关你屁事?!)

【6.8】上班时间不背图书信息,看《同性婚姻指南》  -50

(莫关山os:上班时间不能看书,这什么破规定。)

【6.9】脏兮兮的软垫替换下来以后不要自己坐,记得拿去储物室  -50

(莫关山os:这是什么鸡巴理由?!店长你看我不顺眼就直说,别跟个怂货似的就知道扣钱。)

【6.10】清理书架时把写着[不准乱动]的书签挂在书柜上  -50

店长:字丑了点

(莫关山os:闭嘴,写你家对联了?!)

【6.11】向想买纳兰容若诗集的女大学生错误推荐了《震惊!朋友圈传疯了!孕期不注意这八项重点,小心生下来的女儿没丁丁!》  -50

店长:没长眼睛?

(莫关山os:滚!)

【6.12】上班时间打瞌睡,导致五本图书被偷  -350

(莫关山os:三,三百五,好几把肉疼……)

……

“唉。”莫关山恹恹的趴在桌子上,拿根笔歪着头计算自己这个月还剩下多少工资,越算越心酸,越算越窝火。

做人最重要的不是开心,是钱,是钱啊!!

莫关山愤怒的把笔一摔,那张写着工资余额的纸被搓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和碎成沫沫的奖惩明细做成了一对儿难兄难弟。

见一凑过来递给他一把瓜子,叹了口气:“唉,真烦。”

“是啊,真几把烦。”莫关山把瓜子嗑的咔吃咔吃响。

见一和他一样,也是最近才新来的。不过莫关山是正儿八经的来挣钱,而见一是追着他男朋友来的。

他折了一个小盒子装瓜子皮,嘱咐莫关山:“别丢在地上,不然贺天又要扣展希希的钱。”

贺天就是店长的名字,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莫关山还腹诽,人如其名,看起来就像个蛮横霸道不讲理的人。

莫关山皱起眉头,咒骂道:“他是不是他妈的更年期?”

见一赶紧拍了一下莫关山,手比到嘴边作嘘声:“你说这么大声是想找死啊?你死就死了可别带上我,我还不想被炒鱿鱼。”

“胆小鬼。”莫关山冷嘲热讽。

见一翻了个白眼:“我好不容易才能跟展希希天天呆在一起,你懂个屁。”

莫关山撇撇嘴,自己话虽说的硬,但为了工钱他还是放低了声音:“喂,我说,你见过贺天吗?”

“没见过。”

莫关山不太相信,追问道:“你跟展正希那么好,也没见过?”

见一摇摇头:“他很忙的,好像是个富二代,虽然开着书店但其实不怎么来,都是展希希在管。而且他不让别人拍他的照片,说是不喜欢。”

是怕被打吧,莫关山冷哼。

见一倒了一拨瓜子皮,接着嗑起来:“据说他应该长的特别丑,所以才不敢出来见人。”

莫关山觉得哪里不太对:“你听谁说的?”

“寸头说的。”

……寸头那傻子会知道贺天长什么样子?

莫关山猛然想起上次寸头欢天喜地的跑来和他炫耀自己成功诓了个傻逼,他再看看陷入思念里一脸单纯的见一,于是想明白了一切。

离得太近好像会被传染成傻子……莫关山默默挪椅子离见一远了一点。

见一嗑着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先是一脸复杂的盯着莫关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鸡贼一样的挪过来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他:“莫非……你喜欢贺天?”

“滚!”莫关山惊得把见一的脸怼到一边儿去。喜欢那个讨人厌的店长?吃屎都不可能!

见一托着脸委屈的嘟嘴:“我就那么一说,你怎么突然动起手了……”

莫关山皱皱眉,试图解释:“我说你喜欢贺天你也得生气。”

“那是得生气,我喜欢的明明是展希希。”见一点点头表示理解,“是我错怪你了。”

“……”莫关山闭嘴了,再跟见一说话他就是傻逼。

见一没消停一会儿就又凑了过来,絮絮叨叨的问他:“莫山山,小莫莫,那你喜欢谁啊?”

莫关山没说话,见一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弱智,而他不屑于与弱智论长短。

“莫山山啊,你为什么不说话?”见一无聊到用下巴抵在前台桌面上转脑袋玩,“莫关山?莫山山?红毛?毛毛?小莫莫?莫莫哒?”

“……”莫关山忍无可忍,“你能不能闭嘴?”

“啊——我好无聊啊,我无聊死了。”见一把头一歪倒在桌子上,还伸着舌头假装自己嗝屁了。

莫关山看着见一这样子,莫名有点不忍心,他想了想,开口道:“……我觉得男的都是傻逼。”

没想到见一竟然听懂了,他脑袋一下子立起来,大为吃惊的说:“莫山山,你真喜欢男的啊?”

“……”

莫关山在心里狠狠的揍了自己一拳。

都知道他是弱智了还多什么嘴啊??啊??!

幸好这时候见一的电话响了,见一看见来电人的名字立刻兴奋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接电话:“喂!展希希!你要来陪我了吗!”

“嗯嗯,我问问他,”见一拿胳膊肘怼怼莫关山:“展希希在买咖啡,你要吗?”

“要,”莫关山毫不客气,“要甜的,不加冰。”

见一于是又冲电话那头啰哩巴嗦的:“莫小同学说他要甜的不加冰,展希希你买完别动,我去接你!……嗯嗯,我现在就出发,等我!”

直到那边传出嘟嘟的声音,见一这才挂了电话,冲莫关山摆摆手,外套都没拿就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莫关山不能理解,见一怎么总是有那么多精力?他打了个哈欠,又拿出来一张纸算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工钱。

笔尖划过细腻的白纸,发出沙沙的声音。

莫关山写着数字的手逐渐停下,书店里便渐渐又恢复成一片寂静。

太静了……

其实有见一那小子咋咋呼呼的也挺好。

还有展正希竟然愿意陪着他,他也不嫌烦。

莫关山扣上笔盖,左手握住右手。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的羡慕。

想想都不可能。

……

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书店大门被人推开。

莫关山以为是见一和展正希回来了,正惊讶着他俩的动作怎么这么快,结果抬头发现并不是他们,而是一个相当眼熟的黑发男人。

黑发男人推开门,直直走到前台,噙着淡笑对莫关山说:“又见面了。”

这个黑发男人已经缠着他半个月了。

半个月前莫关山在家楼下打篮球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他往场外扫了一眼,就被黑发男人侵略而露骨的眼神吓了一跳。那个人一直莫名其妙的用那种眼神盯着他看,搞得他那场篮球失误频频。

从那以后莫关山总能在各种地方看见这个变态。

他骑车去学校的时候变态会开着拉风的兰博基尼跟着他,超过他的时候还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他中午吃饭的时候会看见变态在隔壁高档饭店的门口和西装大佬勾肩搭背,顺便冲他抛了个挑衅(其实是勾搭,然而可怜的贺总一番情意谈到了脑回路奇直无比的莫关山身上)的笑容。他傍晚回家的时候变态又出现在他楼下的篮球场,还是一样的位置,还是一样的眼神,吓得他以后路过篮球场都不敢往里瞄。他周末在茶餐厅打工的时候变态就一个人霸占着一张桌子坐了一下午,点着名要莫关山亲自给他,还趁着他送餐的时候摸他的手。

虽然那天莫关山的业绩超额发了奖金,但莫关山还是很气愤。

莫关山觉得自己怕是遇到了一个变态跟踪狂。

莫关山不敢惹怒变态,不然万一被先奸后杀都没人知道。他只能变着法儿的躲着他:比如离开自己原来爱吃的餐馆,多走几里地换乘公交,辞了原来的工作重新找了个书店的夜班,坚决遵守不走寻常路,不四处乱瞄的原则。

谁知道这个变态竟然找他找到拾久书店来了。

莫关山看这着男人愣了半晌,然后开始恶里恶气的赶人:“我们店关门了,你……请你走吧。”

“哦?”黑发男人似笑非笑,“我记得你们这里不能拒绝客人吧,你们店长呢?我要投诉。”

莫关山把骂人的话努力咽回肚子里,不管是为了工资还是为了小命,他都得忍住:“我们店长不在。”

黑发男人点点头,相当自然的拿起莫关山写写画画的那张纸看了起来:“看来你的工钱快被扣光了。”

“卧槽!”莫关山劈手夺回自己的纸,终于忍不住的愤怒道:“要你废话?!有事没事?!有事看书,没事快滚!”

谁料黑发男人突然倾身贴近莫关山的脸,他的眼尾细长睫毛浓密,黑曜石一样的眼瞳深邃如潭,莫关山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吸了进去。

“有事,”黑发男人勾起莫关山的下巴,露出戏谑的笑:“你做饭还挺好吃的,我发你工资,来我家给我做饭吧。”

莫关山用力拍掉男人的手:“放你的狗屁!?离我远点!!”

“嗤,”黑发男人甩甩手,仗着比莫关山高半个头就鼻孔朝下(莫关山自以为)的俯视他,“真毛躁。”

莫关山瞪圆了眼睛:“关你屁事?赶紧滚!”

这时门上的风铃再次响了起来,见一贴在展正希的背上,俩人打打闹闹的进了店。

展正希努力扒下蹭在身上的见一,看见黑发男人略微惊讶了一下:“贺天,你怎么来了?”

等等……卧槽?!

他就是贺天?那个讨人厌的店长?!

莫关山的脑子里迅速整理出一个公式:贺天=讨人厌的店长=变态跟踪狂。

所以他为了躲避变态才换了的这份工作其实是在给变态打工??!

天雷滚滚,莫关山呆愣在原地,觉得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现在辞掉工作还来得及吗?

“卧槽?!”见一和莫关山一模一样的惊讶反应,“不是吧,店长这么帅?!”

贺天伸手揉了揉见一的脑袋,颇为受用的笑笑:“帅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还没等见一发表不满,展正希就立刻拍掉了贺天的手,挖苦道:“少臭不要脸。爪子拿远点,雄性荷尔蒙也给我收收,你是多久没泡男人了饥渴成这样。”

见一被这爆炸性的对话惊掉了下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展正希给咖啡插上吸管递向见一,顺手帮他合上了下巴:“你觉得他长得帅?王八对绿豆看上眼了?”然后他自顾自的点点头,“明白了,那我走就是。”

贺天抱着胳膊看得喜滋滋。

见一喝了几口咖啡压惊,他没听到展正希前面的话,只听到展正希说要走,于是哭着脸紧紧抱住展正希:“不要啊展希希,你说好要陪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说着还低头蹭展正希,鼻涕眼泪蹭了满胸,果不其然被赏了一拳。

恋爱的酸臭味就没什么可围观的了,贺天扒拉着袋子,不爽的吵那对别扭小情侣:“我说,你们买咖啡没带我的份?”

“谁管你。”展正希忙着应付粘人的见一,像挥苍蝇一样挥贺天。

贺天一边感慨展正希见色忘友,一边极其自然的拿出莫关山的那份咖啡喝了起来。

而莫关山此刻还愣神着,面对如此巨大的信息量,他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反应消化和思考对策。

贺天看着莫关山那傻乎乎的样子就想欺负他,他伸手把吸管递到莫关山嘴边,莫关山下意识含着吸管吸了一口,咽下咖啡的那一刻才觉出不对劲来:“卧槽…什么玩意儿?”

贺天于是也吸了一口,笑道:“咖啡啊。”

“你!”莫关山使劲擦擦嘴,“你喝完的给我喝?!卧槽,不对,你他妈喝的那是我的吧?!”

“才反应过来啊。”贺天眼睛都笑弯了,他好像挖到了宝贝,这个人看起来凶悍又禁欲,没想到竟然这么逗。

“日!”莫关山比了个中指,“变态啊你!!”

贺天倒是很喜欢莫关山这样想揍他的样子。

比起他周围那些一见他又帅又有钱就扑上来献身的人,莫关山每次见他都像见了鬼一样,让他感觉特别新鲜,忍不住就想调戏莫关山。

“展正希你俩看下店。”他三两口吸光莫关山的咖啡,然后硬拉着他出了门说要再买一杯。

夜风习习,贺天习惯性的脱下外套披给身边的人,然而这次遭到了莫关山的拒绝。

“你给我衣服干嘛,我又不是女人。”莫关山扭着身子不想披他的衣服,贺天身上有种压迫感,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人,是女人我也不能看上你。”

贺天说的相当直白,反倒把莫关山噎的够呛:“你……你有病啊?!”

贺天挑眉,像是上完了车才想起来问补票:“哦……你不喜欢男的?”

莫关山不会说谎,但又不想承认,索性梗着脖子恶语相向:“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要是你喜欢女人……那也没用。你喜欢女人我也要追你。”

莫关山着实被贺天吓坏了。

拾久书店的人都这样?一个见一一个展正希一个贺天,全都把同性恋这种事说的那么理所应当……暧昧呢?隐晦呢?一上来就单刀直入,还说什么喜欢女人也要追他……

莫关山盯着自己的脚尖,深夜的街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莫名有点紧张。

紧张个屁啊,莫关山在心里骂自己,人家才他妈表了个白你就怂了?有没有点出息!

莫关山·大危机。人生中第一次被人这么大声这么霸道的表白,虽然这个人貌似很花心,还是个情场老手,但他还是很紧张,小心脏砰砰砰的动个不停。

谁知道这时候贺天突然抓住了莫关山的胳膊,他条件反射的甩开了贺天,下意识的吼他:“别碰我!”

贺天伸在空气里的手僵了半晌,然后慢慢的收回身侧,握成了拳:“我只是想告诉你咖啡店到了。”

莫关山有点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率先进了咖啡厅。

贺天也没再说什么,跟在他后面进了门。

莫关山几乎不来这种装修精良的咖啡厅,他有些局促的走到点餐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贺天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来:“两杯卡布奇诺,一杯不加冰。”

莫关山连忙补充道:“两杯都不加。”

贺天径自对着服务员点点头:“一杯。”他并不回头看莫关山,只是又加了一句,“不加的那杯是你的。”

莫关山偷偷瞥了一眼贺天的侧脸,一句谢谢堵在嗓子眼,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依然静默无言。

贺天有点难受,他并不是一个会计较太多的人,但莫关山连句谢谢都不愿给他,让他油然生出一种挫败感。

他就这么不喜欢他?

贺天偏头,莫关山珊瑚红的发色在他眼前炸开,仿佛一朵绚丽的烟花。

他当初就是被这一头红发吸引了注意,打球的莫关山张扬而放肆,投进三分的时候他会嚣张的笑,会潇洒的一抹嘴巴,和队友高兴的击掌。然后他发现了围观的自己,自己故意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莫关山,那人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莫关山的眼神里像是有一头猎豹,略有生活的沧桑,却依然带着年轻的不屈锋芒。

多么耀眼啊,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莫关山手插在裤兜里,走路带风的样子帅气而不自觉,他一如既往的皱着眉头,好像谁都欠他二五八万一样。

贺天嗤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手畏脚了?想要的东西就主动出击可是他的人生格言啊。

他伸手呼噜了一把莫关山扎手的红头发,看着莫关山恼怒的要揍他的样子,那点儿犹豫也随着他挥来的拳碎成了渣。

莫关山讨厌他又怎样?

懂得反抗的猎物捕食起来才更有趣,不是吗?

……

莫关山惊恐的发现,贺天已经从变态跟踪狂上升到咸猪手流氓,并且向着成为强奸犯的道路越走越远。

莫关山尝试过反抗,上可拳打胸口下可脚踢蛋蛋,然而暴力狂对上老流氓什么招数都没用,老流氓会把战斗拉低到流氓水准,然后用丰富的流氓手段击败他。

贺天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连见一和展正希闲暇之余都会八卦他俩。

这天展正希正在认真的码着书单,见一不能打扰他,只好用手指玩着展正希的头发,玩的心痒痒,却只能憋着想法跟莫关山聊七聊八:“莫山山,你跟贺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对于这个话题莫关山最近逢点必着,他冲见一比了个中指反击道:“展正希怎么受得了你?”

见一激动的跳脚,立刻毛也不摸了,站起来勾住莫关山的脖子就使劲儿捏他的脸:“我家展希希就是喜欢我你有意见?”

展正希一边写字一边听他们讲话,他本来碍于同事面子想帮着莫关山呵斥见一几句,结果就听见莫关山对他们两个人发表了意见回击,立刻顺水推舟道:“见一很好,我没什么受不了的。”

莫关山一口大狗粮塞了满喉。他不甘示弱,反手也捏住见一的脸使劲儿往两边扯,俩人在前台打的如火如荼。展正希懒得管,他拖着椅子往边上挪了一点,波澜不惊的提醒他俩:“轻点打,别把边上那摞刚送来的书集撞……”

扑腾咣叽啪————

“……倒了。”

角落那堆书乱七八糟横七竖八各种七八躺了一地,空气中满是飞腾的灰尘。

展正希转着笔,满意的点点头,“很好。”

他瞥见原本在店里看书,此时正在闻声而来的贺天,果断收起书单,揪起还在发愣不知所措的见一,冲莫关山挥挥手,接着火速逃离第一案发现场:“再见。”

贺天赶来的时候,案发现场只剩下眉头紧皱的莫关山。

莫关山抓抓头发,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然后蹲下来一本一本的把书重新摞好——这件事有他半个责任,所以他确实应该整理一半。至于剩下的那一半,当然是丢给见一那臭小子,他才不会帮他多整理一本书。

莫关山埋头默默的摞着书。他看见贺天了,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贺天,打也打不过赶也赶不走,他算是没辙了,只好尴尬的当做没看见。

贺天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撵到一边去,自己蹲下来接替莫关山继续摞书:“这儿不用你管了。”

等贺天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莫关山还是站在那看他,贺天腾出一只手捏捏莫关山的手掌心,调笑道:“心疼了?”

莫关山抽出手,蹭了蹭脸颊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滚啊,说话恶心死人了。”

贺天也不在意,他早就被莫关山骂习惯了,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也不知道更新词库。他手背拍拍莫关山的裤腿,嘱咐道:“再往那边去一去,这儿都是灰。”

贺天听见莫关山一步两步的走远。

那摞书已经很高了,贺天再往上放书的时候它已经摇摇欲坠的了。

贺天摆正基层歪歪扭扭的那几本,像有什么执念一样锲而不舍的接着往上摞。

他在最顶上断断续续的放上几本书,后来还是卸了力气,垫张纸坐在地上,疲惫的揉着肩膀。

说不累是假的。

求而不得的滋味,贺天算是一次性吃了个透心儿凉。

无论他做什么,莫关山永远不会夸他,不会对他说好话,更不会有什么表示。感动或者高兴的时候他只会沉默,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了不舒服了,也只是骂他变态叫他离他远点。

贺天宁可莫关山气急败坏打他两拳,也不想要莫关山现在这样对上他一副心事重重还不愿意敞开心扉的样子。

有时候深夜睡不着觉,贺天会翻出莫关山的电话,手指在“是否加入黑名单”的确认选项那里悬上半个夜晚。

被莫关山推拒到心灰意冷的时候他也曾狠下心点下过那个确认选项。

只是第二天清晨起床,他翻遍通讯录都找不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自责的发狂。

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贺天都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莫关山这股子和别人不一样的抗拒劲儿?这不是自找罪受吗?他甚至上网搜过抖m是什么意思……自己可别是个受虐狂吧?

然而他确确实实,像是入了魔一样,只要看见莫关山那头红发和紧皱的眉头,就控制不住想拥他入怀的欲望。

从最初的感兴趣,厚脸皮缠着莫关山,到后来渐渐按耐不住想要靠近的心思,有一段时间贺天连吃住都在拾久书店,直到被他哥哥强行拎走处理积攒了厚厚一堆的公务。

莫关山从来不留心天气,穿多穿少都是常事,感冒拖拖拉拉好长时间都不好。贺天现在每天习惯性的给莫关山发天气预报,絮叨程度直逼见一,展正希都啧啧称奇。

“恋爱真是能改变一个人啊。”展正希说这话的时候,贺天正在按教程给莫关山熬梨汁——他最近总咳嗽,会不会是咽炎?

展正希大声喂了两下以示存在感,结果被贺天像挥苍蝇一样挥走了:“走远点,没时间搭理你。”

展正希啧了一声,贺天见色忘友的级别也不比他低到哪去:“你那手艺,别把锅给炸了。”

“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贺天一边搅着梨汁一边往锅里倒冰糖,“应该还难不倒我。”

“贺天,你真喜欢上他了。”展正希斩钉截铁。

贺天盖上锅盖,把电磁炉调成小火,看了看表确定闷煮的时间:“嗯,有问题?”

“真没想到,我以为你只喜欢你自己。”

锅里的梨汁咕噜咕噜的冒着泡,贺天坐到展正希的旁边,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自己也觉得神奇。

梨汁香甜,他心里却泛着苦涩。

贺天叼了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入肺,香烟瞬间去了小半支。

“他半点心思都没有,我再喜欢,有什么用?”

小惠对贺天说过,如果你喜欢上的人跟你理想中的另一半完全不符合,那么你最好祈祷你们能幸福的在一起,不然即使不死,也要褪去半层皮。

莫关山就不符合他理想中另一半的类型。

可他早已覆水难收。

后来梨汁到底被送到了莫关山的手里,只不过不是贺天送的,而是展正希送的。

展正希看着莫关山一口一口把梨汁喝完。他拿着空碗,贺天的嘱咐被他半点不剩的抛在脑后:“其实这是贺天熬的。”

“卧槽!”莫关山果然一听就炸毛起来,“那你他妈的还…”

“莫关山,”展正希打断他,“贺天第一次对一个人这
么用心。”

“他真的喜欢你。”

“如果你确实对他半点感觉都没有,就离他远一点吧。”

展正希把空碗收拾起来,他答应过贺天不说,但他食言了,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友人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也没打算等莫关山的回答,有些决定不是说给别人听的,自己明白就好。

他最后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莫关山,转身离开。

……

莫关山捂着心口离开贺天,快步走向卫生间。

贺天,展正希,见一,所有人都不懂他,因为他们都不是他。他们没有体会过贫穷,没有体会过失去,没有体会过被人孤立的恐惧,没有体会过自卑和自甘堕落。

贺天那样完美的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只是他根本不敢拥有。

害怕付出的真心被人踩在脚下,害怕被抛弃,害怕贺天最终也因为自己糟糕的性格而离自己远去。

可是为什么,他一直都没有离开拾久书店?

为什么他一直放任贺天在他身边侵占他的生活?

为什么他拒绝贺天的时候心里会难受到发酸?

为什么他看见贺天因为他而失魂落魄的样子会莫名的满足?

为什么?

莫关山紧紧抓着盆边,他明明不想管贺天,可身体为什么早就先他一步做了决定?

[如果你确实对他半点感觉都没有,就离他远一点吧。]

可要是……他也喜欢他呢?

……

整理书堆的工作并不轻松。

贺天做完一切的时候,身上的白衬衫已经变得灰不溜丢了,他在身上略微拍了拍,正打算去卫生间洗个手,回身就发现莫关山在盯着他看,脚边的水盆上还搭了个白毛巾。

莫关山命令道:“过来。”

贺天愣在原地,莫关山从没对他说过这种话,他有点不明白莫关山想干嘛。

“叫你过来就过来,磨磨唧唧的干嘛?”莫关山愈发不耐烦,贺天不敢再造次,乖乖的走过去。

“蹲下。”贺天于是也乖乖的蹲下。

莫关山也蹲了下来,贺天看见了他红的发紫的耳朵根。

莫关山温热的手握住了他脏兮兮的手,放进冰凉的水里,一点一点为他清洗着手上的灰尘。

莫关山的指腹滑过贺天的掌心,贺天的心里顿时有亿万朵粉红色小花炸了开来。

惊讶,兴奋,欣喜若狂。

他看着莫关山的发旋儿,怎么也收不住上扬的嘴角,就算他的生命停止在这一刻也全然无所谓了,他满眼满心都剩下莫关山,别的事情他不在乎。

他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可现在,他深爱的人主动的牵住了他的双手。

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

莫关山羞赧的不敢抬头,卫生间一点都不远,他偏要端着盆过来给贺天洗手,简直蠢极了。

他把毛巾丢在贺天脸上,贺天傻笑的样子在他看来也蠢极了。

“自己擦去吧。”莫关山面红耳赤的端着水盆哒哒哒跑走。

操,真他妈蠢极了啊啊啊啊!!!

贺天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趁莫关山倒水的时候搂住他的腰:“宝贝儿真贴心。”

“滚!!”

莫关山使劲儿挣扎,但贺天紧紧抱着他不松手,语气受伤:“别动……让我再抱一会儿。”

莫关山有些心软,他转过身想面对面跟贺天好好谈一谈,结果回了头才发现贺天笑的相当灿烂。

“贺天!你他妈又耍我!!”

展正希带着见一再回到拾久书店的时候,前台一个人都没有。他把买来的四杯咖啡放在桌子上,接着就听见卫生间传来鸡飞狗跳的叫骂声。

“变态跟踪狂!你他妈给我放手啊!!”

“你叫我什么?”

“你别动那!啊……住手,我快没力气了……”

“没事,你没力气还有我呢。”

“唔操……滚,老子要辞职!!”

“想走?没那么容易。”

“哈啊……放,放手啊…”

“……你他妈别挠老子的痒痒肉啊!!!”

展正希默默放下捂住见一耳朵的双手。

很好,这条可以嘲笑贺天一星期。


Fin.

评论(10)
热度(172)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