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不定期日常(1)


    现在是七月份某一天的半夜一点二十七。
    莫关山醒了。
    动作有点粗暴的拉开缠在身上的胳膊,莫关山忍无可忍冲床上的人比了个大中指,操了一声,抬脚进了浴室。不一会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贺天醒来的时候刚好看见莫关山进浴室的背影,少年的身体瘦而有型,他的后腰处有一道泛白的疤痕,摸起来的感觉像吸毒一样令人上瘾。
    他缓缓坐起身来靠着床头,抖了根烟叼在嘴里,眼神凛冽。
    这不是第一次了。
    莫关山最近很奇怪,白天对他爱答不理,一下课就睡觉完全不鸟他,晚上又经常起夜冲澡,也不愿意像以前一样躺在他怀里睡觉。最好不是蛇立背地里又有什么小动作,不然他迟早让他明白惹上不该惹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如果不是蛇立…
    贺天仰头盯着天花板出了神,耳边是带着回音的哒哒声,水流过了他心上人的身体,然后坠落在地。他想起莫关山那头奇特的红头发,摸起来硬硬的还扎手,一点都不柔软。他又想起莫关山那万年皱巴的眉毛,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像谁欠他二五八万似的,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想到这贺天没忍住笑了出来,香烟吧嗒掉在了被子上,然后被他捡起来,重新叼回了嘴里。
    没准是他想多了呢,在一起才几个月,他的魅力应该没那么差吧。
    …自己竟然也有患得患失的一天,让见一知道的话,他的大牙都得笑分叉。
    莫关山冲完冷水澡出来,就看见贺天倚在床头,咬着根烟没点,正盯着他看。他甩了甩头上的水,用棉签捅着耳朵,想把里面水吸出来:“怎么不点上?”
    “你不是不爱闻烟味儿吗。”贺天开了床头灯,把莫关山拉到怀里,抢来棉签开始帮他挖耳朵,“你下手没轻没重的,别把自己捅坏了。”
    莫关山动了动身子:“我还没那么矫情,还有,你别靠我这么近行不行?”
    贺天眼眸一沉:“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啊。”
    “你今晚上最好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都别睡了。”
    “贺天你有病吧?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
    “为什么躲我?”
    “谁他妈躲你了?”
    “节节下课都睡觉?鬼才信你,快说为什么。”
    “我他妈半夜睡不好,白天还不让补补觉了?你管天管地还要管老子睡觉放屁?”
    “…睡不好?怎么了,做噩梦吗?”
    “你他妈天天睡觉搂我那么久,半夜热醒以后看见你那张大脸,不做噩梦才怪了。”
    “…起床洗澡也是因为热的?”
    “废话,热的全身都是汗,不洗个冷水澡我怎么睡觉。”
    贺天看着莫关山一脸嫌弃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傻逼极了。
    “…操!你他妈扔我的时候能不能轻点!”
    “老子刚洗完的澡!又鸡巴热出汗了!你给我放手啊!”
    “啊啊啊啊啊贺天我日你大爷!”

评论(9)
热度(76)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