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你能接受结婚纪念日是五月一号吗?

——————————
*短篇,一发完结
*甜,很甜,非常甜
*我爱毛毛,很爱,非常爱
——————————

(一)

贺天往回赶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自己还有在零点之前到家的机会。

跟莫关山在一起之前,贺天一向是不在意什么纪念日节日的,他觉得两个人真心在一起就好,庆祝节日反而很麻烦。然而他发现莫关山对这东西倒是很关注,莫关山虽然不会因为这个跟他吵架,但他那一脸渴求却得不到满足的样子,简直戳中了贺天的死穴。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扎心了,老贺。

红鹤小区里留给行人的路灯已经全部灭光。贺天一边给车子熄火,一边凭着月光再次确认现在的时间。十一点五十三,还好,还来得及。

今天是五月一号,显然劳动节并不是给小情侣恩爱用的节日……今天是贺天和莫关山两个人在一起整三年的日子。出于某些意义重大的目的,贺天提早一周加班加点,把没完成的工作一股脑子丢给他哥,才腾出今天一天时间,陪自家媳妇好好缠绵。初春的清晨总是那么惬意,贺天以一天之计在于晨早起的虫儿有鸟吃为由,拉上被子跟莫关山先战了个爽。在第三次打算提枪上阵的时候,贺天终于被莫关山愤怒的一脚怼下了床,“你他妈有完没完!”

贺天这才停止了白日宣淫的浪荡时间,和谐的小两口子正式开始庆祝起他们成功搭伙的第三个纪念日。

先是去莫关山最爱吃的那家料理用完中餐,然后贺天开车带莫关山回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初中,两人漫步在校园里,体验了一回故地重游。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贺天像当年一样亲吻了怀里的爱人,取而代之的是,莫关山这次不会再一脸羞愤的推开他,而是抱住他加深了这个吻。贺天庆幸那时的自己虽然懵懂无知,但深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在莫关山还没来得及蜕变为散发魅力的成熟男人之前,就已经强硬的在他心里占了位置。

在贺天的计划里,今天本应该是相当美好的。

傍晚两人在超市里一边打闹一边买菜,莫关山炫耀说他晚上要给贺天做他新创的炖牛肉完美无瑕第二代,贺天一下子没绷住,笑歪在商品柜子上,很给面子的点头说一听见这道菜的新名字就知道它一定很棒棒。结果被莫关山以为贺天在嘲笑他,恼羞成怒的直吼贺天笑个屁。从鲜肉区出来之后,莫关山又说他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带贺天来买牛肉,贺天的傻逼气质太浓厚,他怕他也被传染成傻逼。贺天对此表示很无奈,牛肉看起来都长一个样子,分不清牛腩牛柳牛颈肉这种事怎么能怪他?

就在贺天腻在莫关山身上说下次还要跟来买菜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贺呈打来的电话——贺天手底下的一个项目出了岔子,合作伙伴找上门来,谁说都不听,非要贺天出面给个说法。

“如果你再不出现,那就只能我来解决了。”

贺天沉默,他知道大哥的意思。他进贺家公司的时间并不长,要想拿掉自己是贺家儿子的这顶高帽,最好的方法就是实打实的干出业绩。如果这次他默许贺呈解决,那等于坐实了他没本事靠关系走后门的传言。贺天看了看正在他身边的人,莫关山刚刚还在笑他瞎,现在却沉默着,低头认真的盯着自己的鞋尖。贺天把手伸进兜里,指尖摩挲着一个黑色绒布做的小盒子,上面印着天山两个烫金的小字,里面装着他打算晚上求婚用的戒指。

(二)

贺呈知道今天是他弟弟人生里一个重要的日子,给贺天打这通电话,也只是想通知贺天做好日后的准备,他甚至已经召来了自己的下属。就在这时,他听到手机那边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哥,我是莫关山。贺天他马上就去了,现在是晚高峰,可能会堵车,还麻烦你帮他拖拖时间。”

贺呈沉默半晌,随后挥退了刚赶来的白毛,对着电话那头应了一句:“嗯。”

等事情彻底解决完,已经十一点了。贺呈叼上根烟,抖抖烟盒示意贺天,却遭到了贺天的拒绝:“戒了,莫关山不喜欢我抽烟。”

贺呈点头,问道:“没想到你会来,你今晚不是打算和那小子求婚吗。”

贺天耸肩,说:“我确实没打算来,我根本不在意他们说了什么——但莫关山说他希望我来。”

贺呈不禁怔然。他这个弟弟一向随心所欲,没想到现在这么听那红毛小子的话。

“他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没必要因为他而耽误了我办事,还叫我快滚……哥,我记得你买过一辆KTM?借我。”

贺呈“嗯”了一声,拆下摩托车的钥匙丢给贺天:“罚单算我的。”算是认同了莫关山这个人。

贺天单手接住钥匙,跟他哥道了声谢,加快了步伐。

莫关山,我要赶回你身边了,你会等我吗。

(三)

看见家里窗户暗着的时候,贺天以为莫关山已经休息了。他动作轻柔的推开门,却发现卧室里还亮着鹅黄色的暖光。他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见倚在床头皱着眉的莫关山——如果他还醒着的话,此时应该会和贺天四目相对。

贺天心头一暖。莫关山总是这样,他看起来好像从不知道什么叫温柔,无论高兴还是愤怒都会爆粗口,而且还有一股倔驴脾气,明明自己在做着为他好的事,他却梗着脖子面红耳赤的跟他吵架,被惹生气了还敢比着中指,仗着自己不敢对他下手,一脚把他踹到墙上。但莫关山也从不任性,尤其是在爱上贺天以后,会像今天一样下意识的委屈自己为他考虑,然后在能够第一时间看见贺天的地方,默默的等他回家。

不知是被门口的凉气吹到,还是被开门的声音吵到,莫关山从浅眠中幽幽转醒。他看见门口的贺天,睡眼惺忪打着哈欠的下了床,问道:“回来的这么快?那时候听大哥说的,我还以为怎么也得明天呢。吃了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你,所以抓紧办完就赶回来了。一晚上没见,你想我了吗?”贺天过去搂着莫关山的腰,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莫关山整个人都散发着暖意。贺天无比满足的闻着莫关山身上的味道,那是前些天他给他新买的沐浴露的牛奶味。

莫关山顿时脸红起来,他回抱住贺天,顺了顺他的毛,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都是大男人,讲什么唧唧歪歪的情话,你肉不肉麻……抱完没有?抱完快起来,给你个机会尝我的完美无瑕第二代。”

贺天亲了一口莫关山的脖颈,笑道:“行,等下就尝。摸我左边衣服兜,给你带了好东西。”

莫关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抖了三抖说:“我可不想要你的好东西。”

贺天听了这话,简直要被自家媳妇萌死,他偏头噙住莫关山的唇,慢慢加深了这个吻,然后握住莫关山的手,十指相扣。

他想,他一刻都等不了了,这个人必须是他的。

贺天拿出那个黑绒小盒,对莫关山说:“送你的,打开看看?”

然后在莫关山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男款对戒一脸惊讶的时候,他单膝跪地,仰头虔诚的看着他的爱人,许下他一生的誓言。

“莫关山,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
婚前小采访:

九鸦:贺总,您能接受结婚纪念日是五月一号吗?
贺天:笑)感受到你想让我努力上山的心意了
九鸦:贺总您真是善解人意啊!
莫关山:滚就一个字,我不说第二次

评论(17)
热度(196)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