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刺猬法则(0)

——————————
*这是由一个小脑洞而引发出的[我也不知道一共有几发][也可能会是长篇的]文
*贺红狗男男婚后的柴米油盐小日子,he
*谢谢食用v
——————————

——红鹤小区六号楼202的住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先生痛心疾首的表示,如果上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愿冒着菊花不保的风险寄宿到那个经常骚扰他的外科医生家里,也不要贪便宜住在这个隔音极差的红鹤小区,更不要住在楼下那对暴力夫夫的楼上。

叶先生是一名程序猿。干他们这行当,吃的那都是青春饭,一个月里能睡满八小时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天。苦逼已久的叶程序猿最近刚好行大运,赶上了三天晚上连休,他磨拳霍霍的回了家,誓死要睡到忘我睡到昏厥睡他个天昏地暗海枯石烂。

第一天晚上,叶先生不到十点钟就早早的上了床,耳机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他闭上眼睛,正准备酝酿睡意进入梦乡会见姜公纵横天下,突然听见几声重重的撞地板声,吓得他一下子窜起来,以为是自己床底下出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奈何人怂胆子小不敢求证,只好给自己全身都裹紧被子,只露个脸在外面,嘴里碎碎念着天灵灵地灵灵,折腾到一两点才睡着。

第二天晚上,叶先生吸取教训,事先检查了自己卧室的地板墙角和衣柜等等可能出现灵异事件的多发地,确保绝对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他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开了暖色调的床头灯,翻开尘封已久的百年孤独,打算陶冶陶冶自己贫瘠的情操。然而还没等他把霍塞·阿卡迪奥·布恩迪亚这个名字念顺口的时候,他又听见了那几声沉闷的撞击声,这次还伴着啤酒瓶子被人打碎的破裂声响。叶先生推了推挂在鼻子上的金框眼镜,眉头一皱耳朵一竖,终于发现楼下102那对年轻的小情侣才是一切事情的起源。他当即决定明天去跟楼下交涉交涉……到手的三天假期啊,至少也要让他享受一天吧?!

于是,在第三天傍晚,苦逼的叶先生来到楼下,敲开了102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留着火红头发,看起来凶巴巴的年轻人,他左眼上面贴着白色的OK绷,嘴角还带着被人揍过的淤青痕迹。红发年轻人上下扫了扫来人,皱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叶先生看见他嘴角的淤青,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用一瞬间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两人的身形,得出“这人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个会好好交流的人并且自己绝对打不过他”的结论,当即在心里敲起了退堂鼓。但他想起自己常年熬夜的黑眼圈和急需解救的睡眠……于是他故作镇定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镜框,硬着头皮说:“你好,我是楼上202的住户……请问一下,这两天晚上的声音,是从你们屋子传出来的吗?”

红发年轻人听到这话,烦躁的抬手胡乱揉了揉自己有点扎手的头发,说道:“啊,是,吵到你们了,真几把……不是,我的意思是,真不好意思,我家里最近出了点事情,以后不会了。”他看见对面那个明显睡眠不足的人被他抬手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心里更烦躁了。

“还有事?”

“没,没有,打扰了……”得到肯定答复的叶先生立刻挥手——他要保护他那经不起半点挫伤的金框眼镜——刚才红发年轻人抬手的时候,他差点以为那个人要一拳打爆他的鼻梁。

叶先生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小狗窝,把红发年轻人抛到脑后,穿上围裙打鸡蛋准备炒点个蛋炒饭作为晚餐。他想到今晚自己能睡个好觉,心情颇为愉悦的哼上了小曲,就连那个缠人的外科医生打来电话邀请他共进晚餐的时候,他都没有像以前一样恼羞成怒的挂了他的电话,甚至还同他唠了几句老生常谈的天气话题。

于是在第三天晚上,叶先生认真的泡了三十分钟的热水脚,还照着keep(一个健身软件)做了一套睡前拉伸,最后换上睡衣钻进被窝,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听见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地上,以及今天傍晚刚跟他承诺过“不会”的红发年轻人,那响彻楼道的怒骂声。

“滚开!老子再伺候你就是犯贱!”

叶先生顶着鸟窝头郁闷的从床上坐起来,戴上眼镜裹上外套,开门往楼下探出了一个小脑袋。102门口的地上躺着一个敞开的行李箱,上面横七竖八的散落着许多衣服和日用品。他看见那个红发年轻人被人一拳从屋里揍了出来,踉跄的绊倒在行李箱上,然后从102里又走出一个黑发男人,长腿一迈跨步到红发年轻人面前,蹲下来揪着他的衣领指着他的鼻子,语气冰冷的威胁道:“莫关山,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你他妈酒喝多喝成耳聋了?”红发年轻人目眦尽裂,一字一顿的说:“我说,老、子、再、伺、候、你、就、是、犯、贱!”

叶先生眼睁睁的看着黑发年轻人拽着红发年轻人的头发把人拖回屋,咣当一声大力甩上了房门,里面又传出了这几天扰他睡眠的撞击声,而那被完全无视的行李箱还可怜的躺在门口。叶先生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脑子是哪里短路了,他哆哆嗦嗦的下楼帮人家把行李箱收拾好放在了楼梯边上,又哆哆嗦嗦的回了自己家,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机翻出外科医生的电话,一边安抚自己受惊过度的小心脏,一边对着电话那头怔愣的声音,欲哭无泪的说:“陈、陈医生,你你你你、你家住哪里来着,我我我我我、我能不能,现在就过去住啊!QAQ!!!!”
————————————————
小剧场:

贺天:莫关山,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打你
莫关山:来打啊,老子喊一声疼是你儿子
贺天:你是我老婆,我不能给你当我儿子的机会
九鸦:……受教了兄弟

评论(9)
热度(88)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