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小同学系列】记录莫关山小同学平凡的一天

——————————
*【】:课表时间
* “ ” :说话内容
* [ ] :短信内容
* 流水账穿插情景剧,设定走原漫进度
* 感谢食用v
——————————

5:48 被尿憋醒,起床去厕所放水

5:50 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短信界面最后一条是自己昨晚发出去的“滚”

5:51 莫名烦躁,怒摔手机,翻身上床,睡回笼觉

6:48 被莫母叫醒,乖乖起床洗漱

6:58 骑自行车去往学校

7:01 路过楼下包子铺,发现自己没带书包

7:02 犹豫了一分钟,决定还是回家取一下

7:05 被莫母要求打车去学校,再三拒绝无果,被塞了十块钱

7:06 who cares?

7:07 骑自行车去往学校(x2)

7:10 再次路过楼下包子铺

7:10 【早自习】

7:11 寸头发来短信:[老大,灭绝今早查自习,她要你到学校以后去办公室找她领罚]

7:11 怒删之

7:12 决定停车,拐进包子铺,五块钱解决早餐

7:21 吃完早餐,进了隔壁游戏厅,花掉剩下五块钱,刷新拳皇记录

7:36 骑自行车去往学校(x3)

7:40 【早自习下课】

7:46 到校

7:49 到班级

7:50 【第一节英语课】

7:50 睡觉

8:30 【第一节下课】

8:31 被灭绝拿书敲醒,被迫去办公室听了八分钟思想教育

8:34 偶遇交作业的贺天,互比中指

8:35 被灭绝发现

8:36 黑人问号:“这他妈也要叨叨个没完?”

8:37 灭绝,微笑:“你跟我这是什么态度?叫你家长来学校”

8:38 认错一分钟

8:39 终于得到解脱,一脸不耐烦的离开办公室

8:40 【第二节生物课】

8:46 黑板上扭的像屁股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几把玩意儿?

8:49 昏昏欲睡

8:52 睡觉

9:20 【第二节下课】

9:20 【课间操】

9:21 被寸头叫醒:“老大,上间操不?”

9:22 “不去,滚”

9:23 继续睡觉

9:36 被贺天叫醒:“中午…”

9:37 “不去,滚!”

9:38 持续睡觉

10:00 【第三节物理课】

10:00 持续睡觉

10:40 【第三节下课】

10:40 持续睡觉

10:50 【第四节语文课】

10:50 持续睡觉

11:26 睡醒

11:27 打开手机

11:28 见一(10:42):[莫山山,中午你别吃食堂了,附近新开了家火锅店据说特别好吃,我们去吃啊!贺天请客!!]

11:28 寸头(11:13):[老大,贺天叫你放学等他……QAQ]

11:29 回见一:[不去,别叫我莫山山!]

11:30 回寸头:[你告诉他,等个屁!]

11:31 关机,拿出小刀在桌子上写写刻刻

11:35 成功写上丑巴巴的贺狗子三个字

11:36 小恶魔附体,愤怒的在名字上划道道

11:40 【中午放学】

11:42 无视寸头欲哭无泪,夹着寸头去了食堂

11:45 强行插队:“给我闭嘴,不然揍你”

11:46 成功打饭

11:48 逮住找机会逃跑的寸头,找位置坐下,准备吃饭

11:53 对面出现一只贺天

11:54 旁边出现一只见一,拉着一只展正希

11:55 寸头瑟瑟发抖

11:56 贺天:“为什么不等我?”

11:57 无视之

11:58 见一掏出一把瓜子,分给展正希一半,俩人全赌贺天赢,结果赌局不成立,最终作罢

11:58 餐盘被抢走

11:58 贺天:“你聋了?”冲寸头:“谁干的?”

11:58 寸头:“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个假的寸头…… (´;ω;`)”

11:59 冲贺天比了个中指,鄙夷的看着他:“抢餐盘幼不幼稚?快还给我,少耽误老子吃饭。”

贺天翻手把饭倒扣在垃圾桶里,丢回一个空餐盘给莫关山:“你现在没饭了,跟我去吃火锅。”

“你以为你是谁?随便指使老子想干嘛就干嘛?”

“请你吃个火锅而已,有必要这么拒绝我吗。”

“我可不信你会有这么好心。”

“别那么紧张,我可是个好人。”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假的一句话。”

“去不去都得去。”

12:07 反抗无效,强行被带走

12:08 展正希右护法,见一护右护法

12:09 寸头:“为什么不带我玩…QAQ”

12:15 到达火锅店

12:18 拒绝吃火锅,誓死不从

12:20 贺天,夹起一块蘸了料的虾饺:“这家的汤底味道很棒,你尝尝里面都放了什么?”

12:21 ……凸( ー̀ヘー́#)!

13:06 吃饱喝足

13:18 回到学校,分道扬镳

13:20 回到班级,收到短信

13:21 贺天:[放学等我,有事找你]

13:22 无视之:“谁他妈要等你”

13:30 【第五节数学课】

13:42 窜到后排斗地主

13:54 斗地主声音太大太嚣张被罚站

13:58 收到短信,贺天:[没看见短信?]

13:59 无视之:“谁他妈要看见你的短信”

14:00 被老师发现玩手机,没收之

14:10 【第五节下课】

14:11 去厕所放水

14:15 回来发现班级门口堵着一群女生

14:16 发现女生中心的贺天

14:17 躲闪无效

14:18 被贺天当众带走:“走,我们去上厕所”

14:18 “放手啊啊啊啊啊!!”

14:20 【第六节思修课】

14:20 琢磨着趁贺天放水的时候溜走

14:20 贺天:“你可以试试,我会打断你的腿”

14:20 …………绝对不是怕他!就、就是想迟到一次!

14:21 贺天放水完毕,一边洗手一边瞥了莫关山一眼:“看见短信不回?嗯?”

莫关山见他看过来,转头瞪着卫生间雪白的陶瓷壁砖,想到自己被没收的手机,心头更气了,恶里恶气的说:“你说什么几把玩意儿呢,没看见,不知道!”

贺天挑眉,手指从兜里夹出一张饭卡,笑的莫关山直牙痒:“如果我去你们班的时候发现你不在,饭卡就不还给你了。”

“我操!”莫关山低头一摸兜,发现饭卡果然不见了:“卑鄙!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贺天一副非常受用的样子:“这你就不用管了,回去上课,都迟到好几分钟了。”

莫关山趁人不备一脚窜过去想把饭卡抢回来,结果被贺天早有准备的躲开了:“放学记得等我哦。”

莫关山:凸( ー̀皿ー́#)!!

14:19 带着火气回到班级,因为迟到被罚站在走廊

14:23 一名女生路过,下意识看了一眼红头发的人

14:24 结果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得叫出了声,一溜烟赶紧逃走了

14:28 试图溜走

14:30 被发现…于是变成在教室后门罚站

14:31 被后门一帮混小弟取笑

14:32 怒骂之

14:33 于是变成到办公室喝茶

15:00 【第六节下课】

15:00 喝茶ing,烦躁值飙升100+

15:10 【第七节劳动课】

15:10 终于被放走,回到班级

15:11 老师带了一大坨子面团肉馅和擀面杖,告诉学生这节课包饺子

15:16 擀饺子皮,烦躁值-30

15:22 包饺子,烦躁值-30

15:34 煮饺子,烦躁值-30

15:40 【第六节下课】

15:40 老师宣布没煮完的可以接着煮

15:44 煮好饺子,是全班最好看的饺子

15:45 被来看热闹的见一卷走一半:“好吃!我要带给展希希!”

15:46 被小弟夸了有点脸红,凶巴巴的:“闭嘴!用你到处说”

15:47 寸头,放下手机凑过来:“老大,不给贺天留点吗?”

15:48 “给他留个屁”

15:50【第八节音乐课】

15:52 根本没有在听老师放的是什么鬼

15:53 认真思考

15:54 放学去市场买点土豆炖着吃

16:02 母亲节快到了,最近好好表现,不能惹事

16:16 贺天的手好像快好了

16:20 今天中午看见火锅店招人,明天去试试

16:24 贺天这人真奇怪

16:25 饭卡怎么跑到贺天那里去的?

16:26 突然机智

16:27 寸头,缩脖子:“老、老大,你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干嘛啊,我错了不不不不是我啊啊,是贺天他威胁我!他威胁我的啊老大!!老大你应该懂我啊!!…QAQ”

16:28 怒揍之

16:30 【下午放学】

16:30 等贺天

16:31 烦躁值+30,等贺天

16:32 烦躁值+300,等贺天

16:33 烦躁值+3000,等贺天

16:40 烦躁值突破天际,感觉呆呆的等贺天的自己像个傻逼

16:41 操起书包皱眉离开班级

16:42 走的太急,拐角的时候被人撞到,幸好被那人拽着,才没坐倒在地上

16:42 抬头,发现撞的人是贺天

16:42 贺天抓紧莫关山的胳膊,好像一松手那人就会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你要走?”

莫关山一看见是贺天,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转念又想起自己等了这人好几分钟,当即捡回自己的小心脏,理直气壮的说:“废话,不走难道等你这卑鄙小人?”

“我被老师留了一下,抽不开身,抱歉,下次不会了。”

莫关山看见贺天注视着他认真解释的眼神,心里突然抽了一下,连自己还被他抓着胳膊的事都忘在脑后,他支吾着,转头望着窗外,操场上还有星星点点几个搭伴结队的学生,互相笑闹着越走越远,“……没关系。”

还没等他大慈大悲的宣布完原谅贺天,就被贺天自然而然拿过他的书包背在自己肩上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嘛!”

贺天拉着他的胳膊下楼梯,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背书包啊。”

莫关山这才发现自己还被贺天拉着,他用力试图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奈何力气没有贺天大,反倒晃的自己差点摔倒,“废话,我问你背我书包干嘛。”

贺天回头提醒莫关山:“别乱动,万一你摔下去了我拉不住你。……不干嘛啊,我迟到了,所以帮你背书包做为道歉——”他突然凑近莫关山的脸,两个人的鼻尖近的快要贴在一起。贺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连眼尾都带着笑意,“你想什么呢?”

他看着莫关山“腾”的一下涨红的脸,这个表面凶狠极了的人实际上比他想象的还要可爱一点。他的手往下挪,握住那人的手——骨节分明,掌间交错着几个硬实的茧。

莫关山立刻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抗议道:“你还有完没完?两个大男人手牵手,恶心死了!”

贺天对他的抗议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掏了掏被莫关山的大嗓门震得发痒的耳朵,牵着莫关山往校门口走:“你家在哪?我送你。”

莫关山见他一脸的无所谓,自己又拗不过他,索性放弃,任由他牵着自己,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又请我吃饭又送我回家,你到底想干嘛?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我这没有你想要的,想开玩笑找别人,我开不起。”

贺天转头望了他一眼,问道:“你一直都是这么想别人的?”

莫关山沉默,他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跟贺天过多解释什么。

贺天没等到莫关山的回答,也不再逼问下去。他转身在莫关山面前站定,认真的看着他,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没有恶意。”

“我不会出手帮一个我讨厌的人,更不会为他受伤流血。”

“你戒备我也毫无意义,我什么都不会对你做。”

“如果你不希望我知道你家的地址,那你也可以送我,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我只是看见一和展正希每天都一起回家,突然感觉很不爽,所以打算也找一个每天一起回家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到了你……想要拒绝我可以直说,我不会强迫你。”

莫关山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贺天突如其来的认真让他觉得紧张,他有限的脑容量完全想不通贺天到底有什么目的,他的本能告诉自己,要拒绝贺天,这个人不是他能掌控的,甚至不是他能看透的。

但是他的手,刚刚被贺天牵过之后的手,还带着暖意。
他很久没有被人牵过了。

很久没有被人认真的道歉了。

也很久,没有在回家的路上,和朋友说说笑笑了。

他的生活早就从父亲锒铛入狱的那一刻起被无情的打破。不是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但陌生人浅尝辄止的温柔对他来说远远不够。他的世界布满了黑暗的角落,并且从来都是凶恶的拒绝阳光照进来,因为他恐慌,温柔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沦陷。

而世人的承诺也从来都是那么苍白。

他们以为自己足够善良,却被莫关山尖锐的倒刺吓得立刻逃走。

他们以为自己足够耐心,却说着时间会冲淡一切请你理解。

他们享受着怜悯别人时的满足感,给了别人希望,最终却又绝决的抽身离开。

莫关山最怕得而复失。

没有得到,也就不会失去。

莫关山抬头,皱着他一贯紧巴巴的眉头,他没有看贺天的脸,也不想看见贺天的表情:“我拒绝。”

莫关山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拿回被贺天背了一路的书包,那个书包沾染上贺天身上的温度,摸起来还热乎乎的。

他潇洒的把包抡了一圈挂在肩上,两只手握紧拳头塞进兜里,转身离开。

然后他发现自己走不动了。

贺天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里拽着莫关山的书包带,脸上是那让人气的牙痒,却有那么一点点帅的微笑。

“我反悔了。”

夕阳打在贺天的背上,莫关山逆光看着贺天,觉得眼睛有点刺痛。

他眯着眼看见那个人离他越来越近,那个他能在无数声音中分辨出来的贺天特有的嗓音,以无可阻挡的力量撞进他心里。

“我反悔了。”

“你必须听我的。”

17:00 莫关山,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在看起来相当平凡的这一天里,他的心,开始跳动了。

评论(14)
热度(220)
  1. 晋元柳风九鸦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