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莫关山】全世界最好的莫关山(1)

————————
*看起来是分析帖,实际上是告白帖
*瞎几把说
*原著寸头戏份不多,所以不提他
*我爱莫关山
*也爱那些爱着莫关山的你们
————————

莫关山这个人,大概是19天里最招我心疼的。

他的第一次出场,是和见一相撞以后的找茬,他看起来暴躁易怒脾气大,像所有学校里的小混混一样拉帮结伙横行霸道。

然后他没等到放学就带人去和见一打架——阿先写到这的时候,那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展正希为见一大打出手,两个人多么基情多么天生一对,又显得见一是那么可怜,他痛苦的单恋着,瞒着所有人包括自己去爱着一个人,他从小得不到家里人的关怀,却还是一脸单纯的贱笑。

只是后来重温的时候才发现,莫关山啊,才是背负最多的那一个人。

他和见一一样没有得到过父爱,但是见一的身边,一直有一个展正希。

而莫关山呢?

在展正希握住见一的手给他力量的时候,莫关山的书桌可能正被那些恶意的孩子踢出了教室,再被他一个人默默的搬回去,默默的收拾桌子里那些撕烂的书和写满了“罪犯的孩子趁早滚蛋”的纸条——那被人孤立的孩子,收获着嘲笑白眼,和所谓善良的人望而却步的目光,他能做的,只是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小拳头。

在见一被家里的佣人接回家的时候,莫关山可能正在翻着家里不多的零钱,一个人去市场和卖菜大妈讨价还价,为劳累过度的妈妈准备一顿晚餐。他磕磕绊绊的学着往锅里倒油,也许还被溅出的油滴烫到了胳膊,然后含着疼出的眼泪,抹了一下伤口,接着往锅里倒着大小不一的土豆块。

在展正希记得见一的生日,为他在小树林准备惊喜的时候,莫关山也许刚刚被小餐馆赶出门,那家老板偷着雇佣未成年的童工,却在被检查的时候一脚把他踢走。他也许就是在那时完全的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他学会了骂人,学会了打架,学会了凶狠,以发泄他内心的愤怒和难过失望。

在见一身边有贺天摸他的头,和他打打闹闹的时候,莫关山也许正在和蛇立周旋,他不相信感情,也拒绝流眼泪,他习惯了一个人背水一战,也习惯了被所有人讨厌。

在见一被贺天护在身后的那一刻,没有人关心他是否有羡慕。

在展正希拦在他面前的那一刻,没有人关心他是否有嫉妒。

在展正希为见一拼命的那一刻,没有人关心他是否也想过,有那么一个人,能拉着他的手说,没关系,你不必这么辛苦,不必强撑,有我在。

没有人想要了解他,没有人问过他,你所表现出来的真的是你吗?你所过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你真的快乐吗?

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冷漠的,只有钱,只有钱不会伤他的心。

他一直以来被灌输的人生格言都是,你只有你自己,想要不受伤,那么就挥拳吧。

评论(5)
热度(57)
  1. Howorse.九鸦 转载了此文字
    莫!!莫关山!!!我爱他!!!!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