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借住(1)

——————————
*起名废
*短篇
*根据阿先5.5更新续写的后续
*甜,甜,甜
*感谢食用v
——————————

贺天,一个表面三好学生实际一等流氓,(据某不知名M姓男人所说是)仗着有钱为所欲为,虚伪而阴险的男人,在某个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莫名其妙的,住进了莫关山的家里。

——当然,事实上并不是莫名其妙。

——一切都是(贺)天意的安排啊!

……

……

……

莫关山也搞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今天傍晚,贺天突然来到他们家,不仅趁他洗澡的时候视奸了他的卧室,还用年级前三的成绩轻而易举的说服莫母,成为了他的短期免费家教,而且借着外面狂风大作的暴雨天气,成功的拿到了莫家的留宿许可权。

莫关山反抗无效,又无法拒绝莫母那“儿子的成绩有救了”“儿子终于交到了好朋友”的亮晶晶的目光,终于艰难的退了一步,同意贺天今晚和他住一个房间。

莫关山抱着臂,紧紧蹙着眉瞪那个刚刚用他家的浴室洗完澡,现在正穿着他的衬衫,霸占他的床,倚着他的枕头,盖着他的被的混蛋贺天,一脸理所当然的翻着他一干二净的数学书。

阴谋,绝对是阴谋。

——此时的莫关山还没发现,作为免费家教的谢礼(?),贺天还穿着莫母新买的,本来应该是莫关山的,黄色的海绵宝宝内裤。

贺天翻完了数学书最后一页,一副我早就料到的样子,对莫关山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学啊。”

“闭嘴,”莫关山一脚踩在贺天身旁的床单上,压低身子逼近贺天,试图利用主场优势扳回之前被单方面压制的局面,“你现在可是在我家,我劝你小心点,不要惹我。”

贺天挑眉:“我惹你了?”

莫关山从贺天手里抽出自己的数学书扔到桌子上,没好气的说:“少动我的东西。”

“哦——你说的是这个?”贺天故意伸手扒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莫关山前两天刚见过的那条海绵宝宝内裤,然后满意的看见了莫关山那一脸便秘的表情。

“我操……你竟然穿的下去……你不觉得很恶心?”

贺天耸耸肩:“阿姨拿来的,我不好拒绝。”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坏笑着凑近莫关山:“要不你帮我脱下来?”

“滚啊变态!”莫关山一拳揍在贺天身上,“你再乱说话信不信我把你从阳台上扔出去!”

贺天一脸无所谓的笑了:“好啊,不过你最好先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不然万一我不小心受了惊吓,把你打算退学的事情说……”

隐瞒莫母的秘密被贺天突然说出来,莫关山当即也顾不得那么多,一下子扑上去捂住贺天的嘴,恶狠狠的说:“你给我闭嘴啊!!!”

这个阴险的小人,自己当时是脑子进水了吗??!竟然会同意他留下来!

贺天看着莫关山的目光在房门和他的脸上来回转,他觉得紧张的莫关山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随即贺天一阵恶寒,莫关山看起来怎么都不像那种白白萌萌的兔子……自己的脑子难道也进水了?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贺天感觉到那只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在一瞬间变得僵硬,他拿下那只手握住,轻轻的拍了拍手背,又顺了顺莫关山因为受惊而浑身炸起来的毛,这才对着门口回道:“阿姨,有事吗?”

莫母从门后探进一只脑袋,看见在床上打闹成一团的两个人,欣慰之情溢于言表:“我切了点水果给你们送过来。贺天啊,我家阿山脾气暴躁了点,下手又重,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嘴硬,心肠其实特别好……”

“嗯,我知道。”贺天下床接过莫母手里的水果拼盘,冲莫母笑了笑,道:“谢谢阿姨。”

“没事没事,你们接着玩。”莫母摆摆手,又对莫关山交代了几句,“阿山,我刚才就听见你又吼贺天了,人家特意来帮你补习,你别那么凶。”

莫关山动作僵硬:“行了妈,我知道了,你烦不烦啊。”

……

等莫母离开之后,贺天顺手反锁了房门,回到床边,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关山。

TBC.

评论(14)
热度(115)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