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借住(2)

——————————

“你看屁?”

刚被贺天戏弄过,莫关山咬牙切齿,觉得贺天现在无论笑不笑都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他又往床里边挪了挪,恨不得离贺天八百米远,“我只答应我妈让你住我屋里,没答应跟你睡一个床上,你滚去地下睡。”

“别这么说你自己。”贺天的心情倒是好的很,他无视了莫关山的小情绪,顺便也无视了莫关山说的让他睡在地上的话。他在床边坐下,从盘子里捏起一颗葡萄,笑眯眯的往莫关山嘴边送,那语气就像在哄小孩儿:“来,啊——”

莫关山被贺天的行为惊得毛骨悚然,眼看着葡萄粒马上就要塞到自己嘴里,他立刻一掌劈下,满脸惊恐:“你做什么!喂个几把!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贺天也不介意被莫关山拍红的手,他把葡萄丢回盘子里,瞥了一眼莫关山,那人立刻裹紧被子,只露出一脑袋的红毛,和一双死瞪着他绝不投降的眼睛。

贺天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真有那么可怕?

明明那么多女生都喜欢。

所以大概还是莫关山眼瞎了吧。

他把水果放在床尾柜上,扫开莫关山用力抵着不想让靠近他的脚,强行上床霸占了一半的枕头和床位,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然后他拍拍自己身边的地方,冲莫关山扬了扬下巴,命令道:“过来。”

莫关山抖了三抖,下意识要挪过去,又突然反应过来那样好像显得自己太没面子,于是别扭成了半弓着身的奇怪样子。

贺天被他那傻样逗乐了:“躲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没跟别的男人挤过一个被窝?要不要那么大反应。”

莫关山想了想,这里没有别的人,丢人也丢不出自己家里去。更何况贺天说得也有道理,谁还没跟同性睡过?他要是反应太大,反而显得不正常。要是贺天那几把脑子敢再想出什么招数来戏弄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能认怂,不然岂不是永无翻身之地。

——可怜的莫关山小同学啊,被贺狗子吃的死死的。

莫关山卷着被子蹭到离贺天半个身子的距离倚床坐下,贺天娴熟的叼起一根烟要点,被莫关山伸手抢了过来,“不准在我家抽烟,我妈不喜欢。”

莫母和莫关山一样是红头发,却不像莫关山一样成天扳着个脸,她爱笑,笑起来也很温柔,贺天很喜欢她。于是他会意的点点头,相当听话的把烟收了起来。

然后两人突然陷入了沉默。

莫关山发现,自己跟贺天几乎没什么共同话题。贺天的家里看起来很有钱,贺天学习又好,长得不赖,还被那么多女生围着,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成绩倒数,游走在退学边缘的普通小混混。两个人的生活圈子截然不同,如果不是那天碰巧撞到了见一,他和贺天也许直到初中毕业都不说不上一句话。

莫关山看着双手背在脑袋后面,正闭目养神的贺天,他不明白,他并没有什么能给贺天的,贺天为什么要帮他?

而贺天此时想的也是莫关山。

他刚刚只不过开玩笑的逗了他一句要把退学的事告诉莫母,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慌张,还扑上来捂他的嘴,莫母敲门的时候他的身体那么僵硬,看起来好像很怕他在学校的劣迹被莫母知道。

贺天摸了摸自己刚被捂过的唇,他以前就觉得,莫关山和其他初中生是不一样的。

莫关山的手很粗糙,手掌纹路深,五个指根下面都有圆形的薄茧,硬硬的,很磨人。

莫关山一身都是流畅的,因为长年打架而练出的肌肉线条,他爆发的时候就像一只小狼狗,呲着牙,很诱人。

莫关山身上还有一股牛奶味,他身上也有,是莫家沐浴露的味道,很好闻。

莫关山的房间比他的房间小得多,也乱得多,但是莫关山的屋子里很暖和,不大的床挤着两个人,很温馨。

莫家的手艺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好,他以前觉得莫关山做的饭就已经很好吃了,没想到莫母的招牌鸡翅更让人欲罢不能。

贺天忽然觉得,莫关山家的一切,好像都很符合他的心意。

TBC.

评论(13)
热度(87)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