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借住(3)

——————————

——对话双方同时沉默又毫无默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想什么?”

“手好了吗?”

贺天偏头瞥着莫关山,他好像攒了一个星期的笑脸,然后全留在了今晚,“关心我?”

被直白的戳中心事的莫关山瞬间红了耳根,梗着脖子还嘴硬:“少在那自作多情,你死了我都不会给你收尸!”

“你脸红了。”

“放屁!”

“自己给自己撸管舒服吗?”

“那又关你几把事?!”

“总把屁啊几把啊的放在嘴边……你很喜欢这两个地方?”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啊?啊?!”

“那你就是喜欢我。”

“就算全世界的人死绝了老子都不会喜欢你!!”

“过来点,别靠着墙,容易着凉。”

“老子不用你管!”

“你小点声,阿姨又要过来了。”

“那你就别他妈碰我啊?!滚!滚!!!!”

……

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两人各退一步,看起来相安无事的抵着肩膀躺在一起。

莫关山在自己跟贺天的中间划了一道三八线,宣告自己的主权:“我讨厌别人碰我……我警告你,今晚一过完,明天立马给我打包滚蛋,以后不准来我家补什么几把习,更不准进我房间里。”

贺天闷笑一声,他觉得以为自己在很凶恶威胁他并且他会乖乖听话的莫关山简直又傻又可爱。

莫关山踢踢他,不爽道:“你又笑个屁?把水果拿来,今晚要吃完。”

贺天于是起身去拿水果,回来的时候顺手又要往莫关山嘴里喂,被莫关山一个抄手把盘子抢了过来:“够了吧,你有完没完?耍我有意思?”

“有。”贺天承认的毫无羞愧感,脸皮之厚令莫关山叹为观止。

“操……”莫关山懒得理他,埋头专心吃水果,决定眼不见心不烦。

偏偏就是有人不要脸的凑到他眼前烦他。

贺天脱了上衣扔到一边,侧身躺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莫关山因为嚼东西而一鼓一鼓的脸:“我说……”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

贺狗子:我在莫小同学心里的形象还能挽回吗?急,在线等。

莫母切的水果不少,莫关山皱着眉一点一点的慢慢吃,还是觉得自己可能要吃不下。他盯着剩下那几块乳白色的香蕉,犹豫了半晌,终于用签子插起一块,然后又犹豫了半晌,才慢吞吞的往贺天那边凑:“喂,……”

没等莫关山说完,贺天已经就着莫关山的手一口吃掉,笑眯眯的说:“好吃。”

“……啧。”

莫关山觉得自己可能是被贺天打傻了,在贺天咬下水果,像是在求夸奖一样的笑着看他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有点高兴。

在气氛相当和谐的“你喂我吃”里,贺天解决掉了最后的几块香蕉。他把空盘子放在桌子,回头问道:“洗漱睡觉?”

“嗯。”

莫母房间的灯已经熄了,贺天扫了一眼,地上只有一双女式拖鞋。

两人悄声洗漱完,贺天跟在莫关山身后回屋,关门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接着“叭嗒”一声,又上了反锁。

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有些闷热,莫关山把被蹬到脚底下,翻身背对着贺天闭上眼睛。

贺天盯着莫关山的后脑勺,和他奇特的,标志鲜明只此一家的红色头发。

莫关山和贺天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贺天优秀帅气又多金,讨厌他的人迫于种种原因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他叫嚣,喜欢他的人更是前赴后继围着他转悠讨好。只有莫关山,不仅巴不得离贺天远远的,而且逢点必着,生气的时候恨不得把中指怼到贺天鼻孔里,让贺天每次都忍不住想逗他,然后看他被气得羞愤无比满脸通红的样子,只觉身心愉快神清气爽。

贺天忽然想起今天傍晚,他本想在莫关山的房间里等他回来,结果却碰了巧,他还在阳台上的时候,对家里多了一个人这件事毫不知情的莫关山进了屋,对着书给自己撸起管来。少年手法青涩,只知道上下干动着手缓解欲望,毫无技巧和章法,被突然出现的贺天吓了一跳的时候,甚至还没能做完全套。

黑暗的房间里一片静谧,人心的欲望在如墨的夜色里蔓延滋长。莫关山浅浅的呼吸声就像细碎的羽毛,搔痒着贺天躁动的心脏。

贺天舔舔自己干涩的嘴唇,莫关山光着上身抚着他那小东西的样子,像老旧的默片一样,一帧一帧,在他的脑海里肆虐循环。他不由自主的伸手往莫关山的腰间探去,指尖几乎要触到那人的身体。贺天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莫关山身上像暖炉一样散发出的温热,缓慢的蚕食着贺天最后的理智。

想要了解你,想要保护你。

想要被你相信,想要被你依赖。

想要你不再皱眉,想要你不再失望。

想要你只在我面前声嘶力竭,想要你只对着我脸红心跳。

想要睡觉时抱着你,想要醒来时看到你。

想要付出一切代价,只要你心甘情愿到我怀里。

想要你。

TBC.

评论(11)
热度(87)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