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一个分析,从开始到现在

沈333:

这是一个非常主观角度的分析贴,


如果有哪里写得不对呢,


那你请我吃饭好了。







红毛这个角色刚刚出现的时候呢,我以为他是一个反派的路人甲,就是促进剧情发展,增进主角感情的那种。大概不只我一个人这样以为吧,觉得是因为贺红这个CP火了,所以红毛才跻身于主角行列。




但是现在折回去看呢,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因为阿先给过他两次单人图,一次在微博,一次在推特。


而推特的那张图,配的文字是这样的



我笔下的每一个角色,他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从这句话其实粗略的理解了一下,笔下的角色的性格,多少是作者所拥有的性格,做自己想做的事,画自己想画的画。从这里,觉得阿先是因为想要画红毛这个角色而画的他,不是因为CP火了,才把他画成四个主角之一。



 


还有一个说法是,红毛前期颜值不高,而现在变好看了很多。




这里放一张前期的贺天和现在的对比,嗯,不是我黑贺天哦,确实也差得不少,所以呢,这不足以说明红毛是路人转正,可能,只是画风的提高呢!





大概是从[贺天的早晨]那一话,贺天从便利店门口拖走了在吃三明治的红毛开始,评论地下有了贺红,和鹤顶红的呼唤声,然而在此之前,红毛就在走廊里遇到了贺天,他想【太倒霉…竟然碰个正着!当作没看见吧】,接着贺天被围过来的女生们团团围住,红毛被挡住去路,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贺红这一对,就已经有了伏笔。






由此觉得这个故事,有着一个大框架。



说不定是从一开始就设定好了的四个人,两对CP。


从不愉快的相识开始,发展到四人小团体。


从初识的放学打架,到现在的放学一起吃饭。这果然是美食的胜利!




故事发展到现在,觉得红毛那天被见一撞到,找了他的茬儿,认识了他们三个人,其实是幸运的事。




不然怎么会有人在他被人骗去顶罪的时候冲出来?明知道对方是不好惹的恶霸却在逃跑的同时还抓着他的手拉他一起跑,跟他说你不能退学,被他骂说【关你屁事】也不生气,眨着眼睛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啦~】。



第二天在学校听见别人的议论,用手机看论坛,发现事情和自己前一天晚上听见的完全不一样,担心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不然怎么会有人因为他被人诬陷的事情气得咬牙切齿。在那个女孩站出来说她有证据证明红毛是被诬陷的时候,拉着女孩的女腕很着急的往教导处走。





不然又怎么会有人为了救他,决定去成为哥哥所说的【最强的人】?









贺天这个角色刚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单箭头见一的。


但是现在还有人这么觉得的话,天天要哭晕在厕所间了。




事实上,倒回去看看原著,我找不到贺天以恋爱的心情喜欢见一的情节啊!





这里女生们在问他,贺天你最喜欢什么动物啊?


贺天说:金毛。


这个时候见一从门口路过,贺天说:抓到一只。




这大概就是被很多人认为贺天喜欢见一的有地方。


这个等式是这样?



贺天喜欢金毛,贺天抓住了『恰!好!路!过!』的见一,见一是个金毛,所以贺天喜欢见一?????




这个等式根本不成立啊···假如说贺天掏出手机点出见一的照片说『看,我喜欢的就是这只金毛』,这样,我才会觉得他之前喜欢过见一。而,刚好路过,扣着他的肩膀说下午去打球,看起来有点像是为了摆脱女生的包围,找个借口走开而已。





贺天对展见二人的态度,是调笑而不是嫉妒或者吃醋。



而且从最近的方格里看得出来,他早就看出了俩人的关系。依然是调笑脸。



转到下一格被炸毛的莫关山问【你乱说了些什么奇怪的?!】立刻变成了一张见牙不见眼的笑脸,【哪有。】









所以!他喜欢的金毛就是金毛,是之后的篇章里面出现过的、差点被水流冲走的、被他救起的金毛狗,这样理解,多么开心愉快!~






贺红前期被很多次的说过,大概是贺天对红毛不好,对见一好。


大概是因为贺天前期总是在揍红毛的缘故吧,作为莫关山的亲妈,我也一度被带跑偏到这个概念里。



再往回看呢,展见二人的相处模式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放这个拼图当然不是为了证明展正希对见一不好,



事实上他是在见一生日的时候在山上迎着万家灯火给见一放烟花棒的人,是说着『要是敢对他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人』,是给予见一最初的温暖的人。


 


又事实上,我想说明的,并不是炸贱和贺红的相处模式是一样的。毕竟炸贱是朋友关系,而最初的贺红,并不是。无论这个CP是官方本来就设定好的,还是顺应民意开展出来的,俩人的感情发展总要有个契机。


因为不是什么温暖明媚的相识,所以初期的[威胁]和[揍人]都是可以理解的,假如贺天最初就以温柔的态度去接触红毛,人设崩坏不说,他给的这个枣,红毛这种驴脾气是绝对不会吃的。


 


 


莫关山是个有遭遇的小孩,也许从前是个乖儿子,好学生也说不定。
一朝家庭变故,让他不得迫使自己变得强大。然而一个初中小男孩,很难在逆境中成长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者,所以他所做的,不过是些歪道的、假装的、逞强的强。
他需要有人把他拖回正道,以真正的、朋友的方式来相处。


 


而不是打架时候充充场面,遇到难事脸都不露的,所谓小弟。




 


我觉得阿先的观念里,男生之间的感情大约是:


【我会打你会揍你,有时候甚至下手不清,但那觉得不是讨厌你或者看你不爽,有时候是因为担心你,有时候是因为要把你揍醒,有时候是因为要磨一磨你的驴脾气。然而你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站到你面前,替你搞定一切】






 


他在便利店门口遇到红毛的时候感慨了一句【哈~竟然没有躺在医院,真是顽强】


因为这句话,被很多人认为他之后为了给朋友报仇,又揍了红毛一顿。下手很重,需要住院的那种重。


可事实上,事件发生的顺序是,红毛和展正希打架,展正希受伤住院,炸贱感情升温,贺天遇到红毛,并,不,存,在,他,打,红,毛,这,件,事,啊。




 


其实贺天对莫关山,也许永远都是这种笑笑的表情。这个时候是见一撞了红毛,红毛跟他约架,可是贺天这个表情,完全不是看欺负了朋友的敌人的眼神。



这里,给个真正的、看敌人的眼神对比



一个是充满戾气的,另一个、、、大概是调戏吧。


 


 


 


 







不管是威胁他送伞,还是问出【谁惹你不高兴了】这句这么,调戏中带着温柔的话,都是嘴角向上的样子。后期更不用说,谈到接吻,说【有啊】【感受非常深刻】的时候,被热评总结『笑得脸都短了一截』。



送伞那一话里,他不知道问谁要到了红毛的电话;


第一次回家做饭那一话里,他问红毛【你家开饭店的吗?】【你很缺钱?】




 


他关注了红毛的消息。




 


无论是打听到的,还是无意间听说的,他都在心里记得。电话更是,总不会是被主动告知的吧?也不是办证小广告电话,贴得满学校都是吧?无论这个电话来得容易与否,都是贺天主动去寻觅的。




 


他知道红毛缺钱,所以借口要他送小纸条。【里面的内容非常重要】


可实际上呢,他写【白痴,知道你会偷看,快给我做炖牛肉】




 


我也会写公式:纸条的内容非常重要,所以炖牛肉非常重要,所以做炖牛肉的人非常重要,所以莫关山非常重要!







红毛问他【这种鸟事干嘛非找我麻烦】


贺天说【能够轻易得到报酬不应该感谢我吗?】




 


前一天,他得知了红毛缺钱,第二天,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去给他送报酬。这样的好朋友到哪里去找啊?!







再后来,见一和展正希要被绑架了,红毛在便利店门口遇到了飞奔着去救朋友的贺天,好了好了,贺天单箭头见一的言论又来了。



 


可是旁友们!这是朋友有难出手相助的事情,和感情有半毛钱的关系?





真正的危难不是玩笑,何况还涉及到了哥哥。




 


之后他发现了跟在后面的红毛,又切换到了那张面对红毛的常用笑脸,


 




在威胁他不要把看到的事情说出去之后,发现红毛很害怕,



 


脑子里立刻浮现了【竟然吓得他浑身发抖】这样的想法。



 


接着他盯着对方的胸看了一会儿,不合现状的伸手去捏了几下,


贺天本人的说法是:【不好意思,有点走神】




 


可惜他被作者打脸了,


作者的标题是:忍!!不!!住!!!。



 


当然啦,他忍不住的事情也不只这一件,只是后来他愿意承认了。








因为拉进距离这个回答接着的话题是【接吻】,所以贺天所说的,控制不住想要拉进距离的人,百分百就是他的接吻对象。





 


在接吻之后,红毛哭了,贺天问他,【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当时得到的答案是【是的】,而在那之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莫关山的心情是否有转变,他奢望的对方的答案,又能不能变成【不是】或者【没有】。


 





这大概是贺天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有点严肃,大概还有一点难受外加一点不知所措。




之后就有了蛇立的事。



他骗红毛去给别人顶罪,红毛答应了。见一说他想帮红毛,可是蛇立不好对付,【除非……】,展见二人对看一眼,很是默契的:【贺天】。



除了最先的打架和拧蛋事件,


其他的:送伞,做饭,送纸条,捏胸,问名字,接吻,都发生于展见二人不在的时候,可是这俩在红毛遇到问题的时候,一致想到了贺天,一是觉得贺天能怼蛇立,二,也是觉得贺天不会放着红毛的事情不管。




贺天则对此表示


【红毛确实不想上学,不如工作挣钱磨练性格。变成优秀的人】


可他不会不管这件事,【会想尽办法帮他解脱】,他给的原因是


【因为我…急需一个家政】



 


然而一个初中小男孩做菜能有多好吃?入口即化?好吃到升天?人间极品?我想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是【想尽办法】去帮他忙,只为吃碗炖牛肉吧。他只是想帮红毛的忙,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而已。



我不相信莫关山做菜能比米其林三星还要好吃,重要的是做菜的人,而不是菜的本身。



来听一句中肯的评价




我就说贺天这个人从来不好好说话的,他第二天又被打脸了,接了见一的电话,得知蛇立所谓的偷窃变成了猥,亵女生,气到锤墙。



之前还在说什么【蛇立那家伙也不是全没道理】,第二天就要去把他和他的兄弟揍成泥。



贺天对女生的态度一向不错,会教她们打篮球,会和她们聊天,她们甚至可以很亲切的喊他【阿贺】



可是他去找蛇立打架的路上,女生叫他【贺天】【贺天】他都置若罔闻,连平时维系的,类似于【温和的男神】这样的标签也统统不在乎了。


因为心里有特别特别重要的人和事情,所以其他人的话,都听不到,其他人的想法都不在乎。





蛇立的钉子抵住他的脖子,可那之后他的衣服拉链一直拉到最高,遮住脖子上的伤,一直到最新话他把外套给了红毛,才露出脖子上的伤的伤。



手也是滴滴答答地流着血,可是见了红毛呢,他第一句话说的是我帮你搞定了,蛇立不会找你麻烦了,而后才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来了一句,【过来帮个忙~】


 


好像受伤的小孩,又不想人担心,又想别人吹吹的那种。



 


所以受的伤一半遮起来,一半藏不住的,打个苦情牌。




至此,莫关山不再气接吻的事,而贺天适时地转换了一下相处方式。





【要不,来我家吧。Don't Close Mountain 很会做饭哦】


 


 


 


进家门的时候,莫关山拎着三个袋子,展正希手里也抱着一堆,因为他棕色的书包落在地上,所以手里抱的,多半是食材。


 


 



 


贺天和见一在被说【你们这些懒蛋!过来帮忙啊!】之后,也乖乖地去打下手了,切葱的切葱,剥蒜的剥蒜,是所谓分工明确。


 


 


莫关山日常炸毛。


 


 


【你他妈会不会切葱啊!】贺天勾嘴角.JPG   


【你不教我怎么会…】


 


 


 


莫关山无疑是个口嫌体正直,谁都可以不洗碗,他也说着【你们这群垃圾!这碗筷放臭了我也不管!】可画面一转,他还在骂他们【一个个都是废物】,可是骂的同时,他已经在劳动了。碗是肯定没臭,臭的只有他的脸而已。


 


 


为什么喜欢四人日常?相处和谐,诙谐幽默,再借见一和贺天又一次的{人生感悟},来推动剧情的发展。


  


 


 


【你说接吻?】


 


见一说:别这么大声,是怕被展正希听见。


贺天说的这么大声,是怕谁听不见呢?





 



 


虽然走在前面,还是注意到红毛冷得发抖。


所以脱了外套给他披上,被推据的时候还是那种威胁的口气,


【再动揍你】





所以贺红大概永远都会是这种相处模式吧,贺天时不时地揍揍红毛,不痛不痒的,时不时的调戏他,逗他炸毛的,时不时地温暖他。



告诉他:








 



 


不知是TBC,还是END.

评论
热度(668)
  1. 三间田芜九鸦 转载了此文字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