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鸦

考研,愿能再相见。

【贺红小同学系列】签字

——————————
*超短的摸鱼
*ooc
——————————

莫小同学考了个零鸭蛋。

寸头过来招呼他出去打球,被他一本飞书正中眉心。

打个屁,就知道打球,这帮小子怎么满脑子不是打球就是泡妹子,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

莫小同学愁眉苦脸,一边苦恼着怎么手下的小弟都这么傻逼,一边思考着怎么瞒过家长签字这回事儿。

贺天来到莫关山班级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莫小同学蹲坑似的蹲在座位上,那动作及其猥琐,瞪着卷子的凶狠眼神像要把班任灭绝给吃了。

贺狗子忍不住过来踢了一脚他的屁股蛋儿:“零分?也挺不容易的。”

“操!”莫关山冷不丁被踢了个狗吃屎,他回头一个右勾拳,没打中。

“怎么哪儿都有你?你属狗皮做膏药的?”

贺狗子笑的相当灿烂:“我属空气的,离了我你就死的那种。”

“…”这他妈咒我死呢?

“看你一脸愁相,怕签字?”

莫关山心情很不好,他抓起卷子转过去用屁股对着贺天——关你屁事。

贺天老神在在的坐下,手里的笔转着花儿:“我可以帮你。”

“帮我炸了灭绝他家?”

“你用几把思考问题的?我说我可以学你家长的字体。”

莫关山这次学聪明了:“你有什么条件?”

贺天笑的阴险:“你得叫我爸爸。”

出乎贺天的意料,莫关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莫关山抓着卷子的指节用力到泛白。

贺天突然觉得心里一揪。

“我没有我爸的签名。”

“我爸蹲大牢的。”

莫关山说完就冲出了门。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没有零分,没有签名,没有智障小弟,什么都没有。

他只想逃。

但是贺天没给他机会。

贺天跟着跑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喂喂,不是吧,哭了?”

莫关山更不想说话了,他又把屁股转给了贺天。

贺天从背后抱住他,下巴垫在他肩上笑话他:“哭什么,你有我呢。”

“不就是没有爸爸吗?我有爸爸也跟没有似的。”

“以后出去就说你是我的人,谁敢对你不敬,我揍他。”

“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吱个声。”

“……滚啊,吱个鸡巴。”

“来叫声爸爸听。”

“操,要点脸吧你!”

——曾经有一只困兽,躲在山洞里舔舐自己的伤口。

——另一只困公找到他,说我帮你舔啊。

——困兽觉得真恶心,他一尾巴甩过去,没甩开。

——困公就这样天天缠着他,再被他甩一尾巴,简直成了日常任务。

——困兽还是像以前一样自己舔着伤口。

——但他这山洞啊,终于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

见一有展正希握着他的手给他力量,所以我私心给莫关山配了一个贺天。

只希望他能快乐。

评论(23)
热度(137)

© 九鸦 | Powered by LOFTER